拉比的禮物

第一屆《慈林政治家研修班》開學典禮賀詞

 ◎林義雄

  十六世紀時,歐洲某個地方有一個修會,非常興旺。修會中有許多虔誠的修士,也在許多地方蓋了修道院,其中最主要的修道院建在一個茂密、美麗的森林裡,許多修士在那裡祈禱、靜思、服侍神。

  十七、八世紀中,反修道院、迫害修道士的浪潮,衝擊著這個修會。十九世紀興起的世俗主義更使這個修會失去了吸引力,而逐漸沒落。到了十九世紀中,修道士死的死、走的走,修道院也一個一個荒廢了。最後只剩下那美麗森林裡的主修道院,院中只剩下五個年過七十,來日不多、無處可去的老修士。看來再過不久,這修道院也會荒廢掉。

  在這美麗森林的深處,有一間小木屋,住在附近城裡的一個猶太教師(拉比),偶然會來這木屋隱居幾天。這些苦修多年的老修士,似乎已經具備了一種靈感,每當拉比一來,他們就會覺得他已在林中,而互相輕聲傳話:「拉比又來了,拉比在森林中了。」這一次,當他們在這樣傳話時,修道院院長,一個正在為著修道院前途煩惱的老人,突然靈光一閃:「為什麼我不去小木屋拜訪拉比呢?說不定他能給我一些忠告,來挽救修道院毀滅的命運。」

  拉比非常歡迎院長的拜訪,但當院長表明來意的時候,老拉比除了表示同情外,只有連聲抱歉而沒能給什麼忠告。

  「我知道那是個什麼樣子。」拉比說:「人們已經沒精神、沒信仰了。我的城裡也是一樣,幾乎沒有人來教堂了。」

  老拉比和老院長相對而泣,他們一起讀了幾篇聖經,安靜地談了一些深奧的問題,好像有些相見恨晚的樣子。

  時候晚了,老院長不得不離開,他們擁抱作別。

  「太好了!我們能相見太好了!」院長說:「可惜我並沒有達到來訪的目的。難道您真的沒有一點忠告給我,幫助我挽救快要毀滅的修會嗎?」

  「沒有,很對不起!」拉比回答:「我沒有忠告給您,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訴您:您們當中有一位是救世主(Messiah)。」

  老院長回到修道院後,等待許久的同伴圍攏過來,急切地問:「拉比說了什麼?」

  「他沒能給我們幫忙。」院長回答:「我們只是哭,一起唸聖經,當我要離開的時候,他告訴我一件事,有點奇怪,有點神秘,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說:您們當中有一位是救世主。」

  接下來幾天、幾星期、幾個月,這幾位老修士陷入了沉思。拉比的話會不會有特別的意思呢?您們當中有一位是救世主,難道說的是我們幾位老修士嗎?如果是,那是誰呢?院長嗎?大概是吧!他已經領導這修會二十多年了。不過,也可能說的是湯瑪斯兄弟吧!每一個人都知道他是聖潔有靈光的人。會是艾略特兄弟嗎?不會吧,他有時彆彆扭扭的,說話經常會傷到人,只是事後仔細想想,艾略特說的總是對的。絕對不會是菲力浦吧!他很消極,是一個很不起眼的人,但奇怪的是,他卻有神奇的天賦,每次有困難、有需要時,就會出現在您身旁。或許他才是救世主吧?當然,拉比說的不可能是我,我只是一個平凡人。但是如果是我呢?萬一我就是救世主呢?啊!上帝!不是我,我承擔不起!我承擔得起嗎?

  每一位老修士都陷入這樣的沉思中。想來想去,總是沒有答案。但就在這沉思的過程中,他們漸漸地用非常尊敬的態度來相互對待,因為自己所面對的萬一就是救世主,怎麼可以不尊敬呢?他們也開始用非常尊敬的態度來對待自己,因為萬一、萬萬分之一自己就是救世主呢?怎麼可以不尊敬自己?怎麼可以輕賤救世主呢?修道院所在的地方是一座非常美麗的森林。偶然還有一些人來到院中的草地野餐,在花園的小徑上漫步,走入破敗的教堂裡冥思默想。這些人,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五個老修士發散出相互尊敬的氣氛,這氣氛似乎充滿著整個修道院,而使這地方有一種神奇感人的吸引力。於是,也說不出什麼理由,他們就更常來這地方野餐、祈禱。無意間,又帶了朋友來看看這特別的地方,他們的朋友又帶來了更多的朋友。

  有一天,來到這裡的一些年輕人開始和這些老修士交談,一次又一次,越談越深入、越有趣。不久,一個年輕人要求加入修會,接著又有一個,一個又一個,幾年之後,這修會又興旺起來了,成了這一地帶充滿活力的精神中心。

  這個故事,可能是真人實事,也可能是創作。流傳許久,有了不同的版本和說法,但不變的是它的題目--拉比的禮物,以及修會盛衰的過程。在「慈林政治家研修班」開學的今天,用這個故事來做為賀禮,希望它能為研修班的學員和慈林的工作人員帶來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