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二二八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7年追思紀念活動_戴寶村教授致詞

 

一國一家的二二八到每個人的二二八

戴寶村
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 教授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秘書長

    在天上的游媽媽、亮均、亭均、義雄兄及素敏夫人、各位親族、朋友:大家午安!作為一個台灣史的研究者、教學者,安排在這個場合講話致詞是我的榮幸與天職。今天剛好是二二八事件的滿七十年,也是要紀念游媽媽、亮均、亭均離開咱三十七年的日子,我想要用「一國一家的二二八到每個人的二二八」做主題來省思這一天,並且企望轉化悲劇成為決心意志,讓台灣徹底擺脫二二八的陰影。

我年少出生成長在台北庄腳所在的三芝,對外界事物所知不多,只曾聽先父提起二二八時有軍人到過三芝搶糧,鄰近的淡水有人被槍殺,後來在師大讀歷史系雖然有台灣史的課程,可是在上課時並沒有聽講到二二八事件,還是私底下請教老師才約略知道「有這件事」,之後雖然走上台灣史研究之路,但受到戒嚴體制的影響,序大人也交代「囝仔人有耳無嘴,政治勿通chhap」的叮嚀,自然對二二八事件及其他政治領域的研究議題採取迴避,台灣史的研究具有伸張正義的意義與價值,就此而言個人實在感到愧歉。

    二二八事件遠隔四十年之後才有鄭南榕等有志者發起和平公義運動,隨著台灣的自由化、民主化終於達到紀念、道歉、補償、建碑等目標,但仍有諸多真相未明,還有很多失親者無墳可掃無日可祭,而元凶負責者竟還高踞各地受人膜拜,轉型正義有待全力推動落實。二二八事件是台灣與中國歷史文化發展的落差,加上獨裁暴力的中國國民黨政府對台灣的殘害,如今國民黨雖成為在野黨,但其黨國體制遺禍未除,還時時倡亂唱衰台灣,甚至與中國明來暗去,為了利益甘願充當其併台的馬前卒,使台灣又面臨另一次紅色二二八陰影。當二二八事件已成為「隔代的記憶」,紀念日又被大多數人當作春季的連續假期,常徒有紀念而無記憶,在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的今天,吾人更要提醒失憶的民族將因缺乏立國的支柱而難建立自己的國家。

    三十七年前林家為台灣人犧牲承擔台灣人的苦難,美麗島事件發生時我剛好在基隆的海軍造船廠服預官役,還算方便接觸外界的資訊,審判過程中的義雄先生等民主前輩的言詞陳述成為最好的政治啟蒙教育。我特別記得當時我辦公室的一位女雇員曾捐血,有天她接到她所捐的血是用到奐均的通知單,這件事讓我對林家三人受難,奐均重傷命危的印象尤為深刻。她們犧牲的鮮血澆灌台灣的土地,滋養出無數新生台灣天然獨的枝芽。

    七十年前的二二八是對全台灣全面的傷害,三十七年前的林家血案是林家無比深層的創傷,這是外來的國家暴力對台灣的摧殘,很多台灣人都蒙受苦難,大多數人也長期受到影響,只因被蒙蔽扭曲或缺乏自知覺醒,無法真正認清了解,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林家的二二八都是台灣歷史的重要元素,個人無法自外於台灣命運共同體,一國一家的二二八形同每個人的二二八。因此在今天特別的日子要呼籲新政府在新年度要更積極推動轉型正義的作為,尤其要注意「缺席的加害者」(absented victimizers)的處理,台灣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以來,始終只有受害者而無加害者,如果加害者永遠在暗處,受害者就長存陰影,社會也沒有真正轉型正義的光明。吾人可以不記恨,但不能沒記憶,可讓悲傷存記憶,但企盼將悲情昇華為起造咱自己國家的動力,永遠不再有二二八的悲劇。

 

    祝福  大家平安 天佑台灣   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