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28獻文:回歸二二八歷史的原點

撰文:張炎憲/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

最近,政治人物和大眾媒體大事渲染族群融合,更高唱走出二二八悲情,走出台灣人的悲情,似乎只要忘掉二二八,就可找到快樂和希望。這種簡單的思考模式,真令人訝異。歷史不是你要遺忘它,它就會消失。只要是歷史事實,它隨時都會發酵,都會產生影響。尤其是二二八事件,戰後台灣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迄今仍扣緊台灣人心靈深處,忘掉它,就無法瞭解戰後台灣史的發展,也無法體會台灣人的感情世界。如果不瞭解二二八,怎能走出二二八?更何況在矇昧無知之中,從沒走入過,又何從走出?因此,政治人物以族群融合做號召,不是故作寬容的人道姿態,博取美名,獲得選票,就是未深思歷史深層意義,誤導歷史應有的認知。

國府接收台灣,不及一年半載,台灣人已忍無可忍,發出怒吼,要求國府改革。緝煙事件只不過是導火線,隱藏在其中的不滿才是重要因素。追根究底二二八事件是國府以戰勝者自居,高高在上,支配台灣,造成台灣社會的不公不義才爆發的。事件後,台灣人與中國來台人士之間產生不信任感,才逐漸形成日後的省籍問題。不回到歷史原點,就以現今的族群問題,歸結為當時的歷史現象,是很危險的推斷。政治人物和媒體不假思索,就以族群融合的大帽子,來談論二二八,實在是相當不負責任。

國民黨的特權非為,導致台灣社會紊亂、經濟崩潰,台灣人民才起來抗議,要求改革,反抗暴徒是人民的基本權利。難道忍受不公不義的政權繼續統治,才是人民應有的美德嗎?改變世界的進步力量,常常來自於人民自動自發性的抗爭。台灣人民在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不論是採取和平談判取得改革成果,或是武力抗爭取得改革主導權,都是當時台灣人民維護生存權,保護基本人權,應有的作為。事件後,受難者家屬不只失去親人,更要忍受國民黨的監控,社會的歧視,常常獨自飲泣,不敢向人訴說心中苦痛。這樣的境遇,對當事者而言情何以堪,對台灣社會而言也構成無形傷害,時至今日,可說是傷痕累累,算也算不清。這難道不是人權的傷害嗎?

回歸到歷史原點,回到做為一個人應有的人權的觀點,二二八事件中,統治者與被統治的上下壓榨關係才能清楚掌握;台灣人要求改革,卻付出慘痛的代價也才能瞭解。

因此,走入二二八,認識二二八,才能真正走出二二八,超脫被統治的命運,進而認識到維護生存與尊嚴的重要性,並以此作為共同的歷史經驗,營造台灣成為美麗的國度。

(文章出處:1999年「人權、228、武力犯台」座談會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