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國懷鄉》

Goods006

編者的話

 自從一九八五年四月義雄離開臺灣以來,一直受著許多親友的關心,經常有人探問他的生活和行蹤。我們除了對有機會見面的親友作點簡單說明外,一直沒有適當方法來回報眾多親友的誠摯關切。

 事實上,義雄這幾年的生活只是一段平淡的學習過程。他在家居中,學開車、打字和語文。進學校學習一些新知識。遊歷一些地方,學習觀察人和事。同時也隨時隨地學習怎樣「把痛苦留給自己,把安樂帶給眾人」。這當中,為了備忘,義雄作了點雜記,在他準備結束海外遊學回台定居時,我們想到如果把這些雜記編集下來,讓親友能瞭解這幾年來義雄的大部分旅程和心路歷程,也許能多少表達一點我們對親友誠摯關切的由衷感謝。

 這只是一本雜記。其中有一些議論,大多是隨興而發而不是嚴謹深思的結論。一些記事所引據的資料數字,也大多沒經過仔細考證,甚至於有些只是道聽途說的傳聞。同時也可能由於時間不夠,或心境變化,而有了值得記的沒記下來,不值得記的反倒浪費了文字的情形。所以讀這雜記時,如果能對義雄有點或親或友的感情,才會寬容上面所說的那些不足。也才可能多少得到一點和好友漫談的樂趣。

 許多海外親友,在義雄遊學旅程中,提供了重要的幫助。在台灣的許多親友,也常有令人感動的關愛和祝福。這些親友中,有一些是我們還沒機會見面的,自然也不可能表達任何形式的感謝。只希望這本雜記的出版,能向識與不識的親友傳達出我們的心聲:「你的真情關愛,必將永遠存在我們的心中。」

 

    方素敏 1.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