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蘭陽到霧峰》

從蘭陽到霧峰──瞧這個省議會

 

Goods003

自序:轉捩

    由於蘭陽父老鄉親的支持和愛護,把我從宜蘭送到霧峰。這一年是我生命裏一個重要的轉捩點。然而,從一個鄉下孩子到律師、到省議員,我還是我;多少年來我所認定的政治理想和原則,一點也沒有改變。

    我還是相信─國家屬於全體國民,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省議員所代表的是主人,他們不是到省議會要向省政府求取施捨,請求佈施「德政」的。

    我相信─政治是一種科學。我願抱著「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是非分明的態度,投身政治。因為,我們的政治如果永遠停留在宮闈式的勾心鬥角、「三國演義」式的「鬥智遊戲」裏,政治就永遠不可能成為「眾人之事」;我們所熱切期待的民主社會也將永遠無法實現。

    我相信─民主的過程是緩慢而瑣碎的,我們必須明白這一點,而且要忍受民主的「平淡」。世界不停變動,問題層出不窮,我們要解決東一個西一個迎頭而來的問題才能建立一個理想、完整的社會。「五百年必有聖人出」、「聖人一出,天下太平」的想法是荒唐的;如果真是這樣,我不知道另外那四百九十九年怎麼辦?而且,以現代社經結構的複雜,即使﹁聖君賢相﹂出,也不可能一蹴而安天下。我想,
寧可度過五百年平淡的歲月,也不要有四百九十九年痛苦的日子。

    民主要求我們忍受承擔責任的辛苦和困擾─只有奴隸的安全才是由他的主人來負責的。民主要求我們面對問題─即使是我們不喜歡的問題。民主要求我們自己解決問題─自己下判斷、自己做決定。這些判斷和決定加起來就是─我們,以及後代子孫的命運。

    民主是辛苦的,它不但要求我們自己做決定,而且也要求我們對自己的決定負責。許多人因為害怕而放棄了,他們不會是我的同胞,因為,只有偉大的人民才配擁有偉大的國家。

    一年來,我抱著這些信念,執行省議員的職務,誤會曲解紛至沓來,這本書記述了這段時間裡我大部分的言行。我希望我的同胞能給我公正的評價。

    這本書的出版,田秋堇小姐、邱義仁先生都奉獻了相當的智慧和辛勞。他們的智慧。理想和文筆融合在這本書裡;如果讀者喜歡這本書,請別忘了他們也是作者。我更要感謝我的親友和許多認識與不認識的選民,由於他們的愛護、鼓勵和支持,使我能敬謹認真地從事省議員的工作並完成這本書。

  林義雄
      一九七八、十、二
      於霧峰省議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