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發表

拉比的禮物-第一屆「慈林政治家研修班」開學典禮賀詞

十六世紀時,歐洲某個地方有一個修會,非常興旺。修會中有許多虔誠的修士,有在許多地方蓋了修道院,其中最主要的修道院建在一個茂密、美麗的森林裡,許多修士在那裡祈禱、靜思、服侍神。

 十七、八世紀中,反修道院、迫害修道士的浪潮,衝擊著這個修會。十九世紀興起的世俗主義更使這個修會失去了吸引力,而逐漸沒落。

 到了十九世紀中,修道士死的死、走的走,修道院也一個一個荒廢了。最後只剩下那美麗森林裡的主修道院,院中只剩下五個年過七十,來日不多、無處可去的老修士。看來再過不久,這修道院也會荒廢掉。

 在這美麗森林的深處,有一間小木屋,住在附近城裡的一個猶太教師(拉比),偶爾會來這木屋隱居幾天。

 這 些苦修多年的老修士,似乎已經具備了一種靈感,每當拉比一來,他們就會覺得他已在林中,而互相輕聲傳話:「拉比又來了,拉比在森林中了。」這一次,當他們 在這樣傳話時,修道院院長,一個正在為著修道院前途煩惱的老人,突然靈光一閃:「為什麼我不去小木屋拜訪拉比呢?說不定他能給我一些忠告,來挽救修道院毀 滅的命運。」

 拉比非常歡迎院長的拜訪,但當院長表明來意的時候,老拉比除了表示同情外,只有連聲抱歉而沒能給什麼忠告。

政治家的情操-第二屆「慈林政治家研修班」開學典禮賀詞

政治可以很粗俗、很骯髒;政治也可以很高尚、很潔淨。政府可以獨裁專制、墮落腐化;政府也可以民主開放、愛護鄉土同胞。政治人物可以做秀、浮誇、爭權奪利;政治人物也可以誠懇、踏實、犧牲奉獻。

政治家不一定有很高的地位、很大的名聲,也不一定創造出蓋世的功業。但必須具備某些值得世人景仰的氣質風範。這幾年來,我經常講述一位政治家的事蹟,雖然他在台灣幾乎無人知曉,在他的祖國也幾乎被遺忘。

李昂‧布律姆(Leon Blum)先生是我很尊敬的一位政治家,他是戰前法國社會黨領袖,年輕時是律師、詩人、文藝評論家,他所懷抱的正義、平等和愛護人類的信念,使他逐漸走入政壇,成為政治人物。他曾領導當時的法國社會黨,並且在三十年代出任聯合內閣的總理。

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攻下了法國,扶植成立了和納粹合作的維琪政府。布律姆拒絕承認這個魁儡政府,也拒絕同志勸他逃往海外的忠告,他說:「我曾經是一位公眾人物,管理過法國的公共事務,在世人眼中我曾經代表法國,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離開法國。」這種情操使他走入了納粹的監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