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追思紀念活動

行過另一個死蔭的幽谷─一個台灣讀冊人的懺悔 / 吳叡人

IMG_9523

(編按:本文為吳叡人老師在2014年2月28日228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4年追思紀念活動之致詞稿)

 

林先生、林太太、奐均與妳美麗的家庭、各位朋友,大家午安、大家好:

          我叫吳叡人,現在在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服務。我願意很驕傲地說,我是「林義雄學校」第一期的學生,雖然不是很努力,所以沒有畢業,但是應該有稍微學到一點林先生的精神。

今天很榮幸來到這裡,有機會來跟大家分享在二二八這一天的一些思考、心得跟感受。

2014年228獻文:我們共同的二二八

撰文:吳乃德(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二二八是台灣歷史中最巨大的創傷。雖然我們將這一天訂為「和平日」,我們對它的回憶卻充滿了火藥的煙硝。歷史回憶的對立有兩個根源。一是「現在」政治利益的衝突;另一則是對「未來」的不同願景。這兩種對立在短期間內不可能消失。可是難道現階段我們不能擁有一個共同的二二八?不能讓它成為我們政治社區中所有人可以共同擁有、共同珍惜的歷史回憶?

台灣是一個分裂的社會。彌補裂痕、團結成單一的政治社區,不是靠制度或政策,而是公共人物的言行和責任。如果我們以類似「吵個沒完沒了的補償金……哭哭啼啼,講不完台灣人的悲哀」的語言來論述,而不能以同理心來看待同胞的傷痛,這和將同胞的傷痛兌現為政黨利益的效果一致:不但無助於團結,反而加深分裂。

對過去,我們有不同的經驗;對未來,我們有不同的願景;現在我們對政黨有不同的喜好。可是不論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政治社區中,我們都是政治性的伙伴。維持這種伙伴關係並不容易,民主也不容易。

二二八應該是我們可以共享的歷史記憶。它包含了壓迫和反抗、殘暴和仁慈、投機和理想、出賣和忠貞、麻木和溫情、男人的血和女人的淚,是我們這個社區唯一可以共有的史詩。為什麼不珍惜它,用我們的謹慎、慷慨、和想像力,讓它成為團結我們的橋樑?

「228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4年追思紀念活動」敬邀各界朋友參加

阿嬤與雙胞胎的版畫2014年2月28日上午9點,在義光教會(台北市信義路三段31巷16號)將舉行追思禮拜,中午12點在慈林紀念林園(北宜公路57.5K石牌附近的林家墓園)舉辦追思紀念會。下午則有「傳唱愛與和平之歌」活動,邀請青年學子及慈林之友黃清溪(前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小號演奏家)、洪增陽、洪一淨以及音樂工作者艾文以音樂、詩文朗誦,追思紀念曾為台灣受難的前人們,並邀請中研院臺史所的副研究員吳叡人先生代表與會來賓致詞,盼對歷史上不幸事件有所了解、反省,孕育情懷台灣的種籽。(版畫作者: 陳義仁)

當日活動流程表如下,慈林誠摯邀請各界朋友一同來參加!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