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追思紀念活動

敬邀參加「228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6年追思紀念活動」

1947年,台灣發生「228事件」,在此事件中,有許多人民慘遭殺害,對台灣造成曠古未有的傷害。1980年2月28日,因「美麗島事件」被關在景美軍法處的省議員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女士及雙胞胎愛女亮均、亭均,光天化日之下,在台北市信義路住家慘遭殺害,震撼台灣。

2015年228獻文:回歸二二八歷史的原點

撰文:張炎憲/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

最近,政治人物和大眾媒體大事渲染族群融合,更高唱走出二二八悲情,走出台灣人的悲情,似乎只要忘掉二二八,就可找到快樂和希望。這種簡單的思考模式,真令人訝異。歷史不是你要遺忘它,它就會消失。只要是歷史事實,它隨時都會發酵,都會產生影響。尤其是二二八事件,戰後台灣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迄今仍扣緊台灣人心靈深處,忘掉它,就無法瞭解戰後台灣史的發展,也無法體會台灣人的感情世界。如果不瞭解二二八,怎能走出二二八?更何況在矇昧無知之中,從沒走入過,又何從走出?因此,政治人物以族群融合做號召,不是故作寬容的人道姿態,博取美名,獲得選票,就是未深思歷史深層意義,誤導歷史應有的認知。

國府接收台灣,不及一年半載,台灣人已忍無可忍,發出怒吼,要求國府改革。緝煙事件只不過是導火線,隱藏在其中的不滿才是重要因素。追根究底二二八事件是國府以戰勝者自居,高高在上,支配台灣,造成台灣社會的不公不義才爆發的。事件後,台灣人與中國來台人士之間產生不信任感,才逐漸形成日後的省籍問題。不回到歷史原點,就以現今的族群問題,歸結為當時的歷史現象,是很危險的推斷。政治人物和媒體不假思索,就以族群融合的大帽子,來談論二二八,實在是相當不負責任。

擘化民主願景,追思苦難英靈

敬邀參加「228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5年追思紀念活動」

2015年2月28日上午9點,在義光教會(台北市信義路三段31巷16號)將舉行追思禮拜,下午1點在慈林紀念林園(北宜公路57.5K石牌附近的林家墓園)舉辦追思紀念會及「傳唱愛與和平之歌」活動,邀請青年學子陳謙豪、王奕筑、吳修辰、吳修志以及音樂工作者羅思容以音樂、詩文朗誦,追思紀念曾為台灣受難的前人們,並邀請東華大學楊翠教授代表與會來賓致詞,盼對歷史上不幸事件有所了解、反省,孕育情懷台灣的種籽。

當日活動流程表如下,慈林誠摯邀請各界朋友一同來參加!

時 間

項 目

行過另一個死蔭的幽谷─一個台灣讀冊人的懺悔 / 吳叡人

IMG_9523

(編按:本文為吳叡人老師在2014年2月28日228事件暨林家祖孫受難2014年追思紀念活動之致詞稿)

 

林先生、林太太、奐均與妳美麗的家庭、各位朋友,大家午安、大家好:

          我叫吳叡人,現在在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服務。我願意很驕傲地說,我是「林義雄學校」第一期的學生,雖然不是很努力,所以沒有畢業,但是應該有稍微學到一點林先生的精神。

今天很榮幸來到這裡,有機會來跟大家分享在二二八這一天的一些思考、心得跟感受。

2014年228獻文:我們共同的二二八

撰文:吳乃德(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二二八是台灣歷史中最巨大的創傷。雖然我們將這一天訂為「和平日」,我們對它的回憶卻充滿了火藥的煙硝。歷史回憶的對立有兩個根源。一是「現在」政治利益的衝突;另一則是對「未來」的不同願景。這兩種對立在短期間內不可能消失。可是難道現階段我們不能擁有一個共同的二二八?不能讓它成為我們政治社區中所有人可以共同擁有、共同珍惜的歷史回憶?

台灣是一個分裂的社會。彌補裂痕、團結成單一的政治社區,不是靠制度或政策,而是公共人物的言行和責任。如果我們以類似「吵個沒完沒了的補償金……哭哭啼啼,講不完台灣人的悲哀」的語言來論述,而不能以同理心來看待同胞的傷痛,這和將同胞的傷痛兌現為政黨利益的效果一致:不但無助於團結,反而加深分裂。

對過去,我們有不同的經驗;對未來,我們有不同的願景;現在我們對政黨有不同的喜好。可是不論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政治社區中,我們都是政治性的伙伴。維持這種伙伴關係並不容易,民主也不容易。

二二八應該是我們可以共享的歷史記憶。它包含了壓迫和反抗、殘暴和仁慈、投機和理想、出賣和忠貞、麻木和溫情、男人的血和女人的淚,是我們這個社區唯一可以共有的史詩。為什麼不珍惜它,用我們的謹慎、慷慨、和想像力,讓它成為團結我們的橋樑?

頁面